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活的美,来源于对生活的热爱,友情的纯真,来源于对朋友真诚的相待。敞开心扉,知己就不再难找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的回忆录(9)  

2009-07-29 23:42:20|  分类: 父亲的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

 

 

 (原创)父亲的回忆录(9)

巧取母亲的信任,真正走上革命的道路

      自从北京回来后,在家呆了漫长的两年时光,这两年对我来说非常难熬。因为我是“打回方”回来的,一些老封建和唯利是图商人出身的人们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,说风凉话,我的母亲也时常埋怨我,数落我。这些都增加了我不少痛苦和烦恼,越痛苦越烦恼就越向往离家当兵,队伍上待人平等,生活温暖,能把我当人看待。还有在北京受到的那些不平等的待遇,促使我急切的向往参加革命。把这些旧的世俗,旧的封建传统观念统统给革命掉!

   怎样才能脱离家庭呢?根据以往几次的失败经验教训,要想走一定要走得远一点,当兵不能当在家门口上。因为区中队、县大队等队伍都经常在我们家门口活动,想去马上就去了,可过不了几天又会被母亲拖回来的,不但当不成兵反而给自己又找上麻烦。参加地方部队对我来说是得不偿失,只有耐着性子等待更好机会的到来。

   只要功夫真,铁杵磨成针。上天真的不负我这个有心人,就在1945年的春天,我的一个姑舅弟兄从西海军分区回家办事,他听说我曾几次要参加革命均未成功,他就主动找到了我。两人一见面就如鱼得水似的谈得非常投机,毫无疑问的将我要参加革命的问题做了很周密的研究。分手后,两人分头从两方面活动,我是找我母亲做工作,根据我母亲怕我当兵牺牲的顾虑,就说让我去西海上学,上完学可以干文职工作或再回家来,并大力宣传那里的好处。而我那位姑舅弟兄回他家就让我外祖母来动员我的母亲,双管齐下,事情很顺利地通过了,我母亲终于勉强同意我去当兵了。

   过了几天,我就跟着我的姑舅弟兄还有和他一起来的同志上路了,经过三天的路程到了平度县根据地的一个村庄,这里就是西海军分区整训营部。因为整训营没有集训,所以只有一个营部,人员很少,全部算起来才只有10多个人。我来到后受到热情地招待,与北京遇到的冷酷待遇情况完全相反。我才来没有被子,大家就与我合铺,虽然生活比较艰苦一些,但心却感到非常愉快和温暖。驻地离西海司令部有三里路,因我们营长生病在司令部休息,就让我去照顾营长,这位营长姓张,所谓的照顾只不过就是打打饭罢了,其他并没有什么事可干,和伺候北京同裕号的掌柜完全不一样。有时张营长还和我一起扫地,没事的时候他就找几本书让我看,或者讲一些革命道理给我听,这样过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。

  一天,张营长对我说:“你不够当兵的条件,决定让你回家去”。我一听营长这话,就如同五雷轰顶,不知所措。稍呆了一会,我的思维稍微清醒了一些,就反问营长:“我为什么不够条件,什么样的人够条件呢”。这位营长坦然地回答:“第一,现在不吸收新兵,第二,我还不够当兵的年龄”,那年我还不满18岁。这让我为难起来,因我上学少,革命理论缺乏,不知道怎样才能驳回这两个理由。就坐在床上哭起来,心想去北京不行“打回方”,那时我姐姐公爹对我不负责任,怕沾了他的光,所以打发我回家了。而参加革命是我一生的愿望和追求,难道就这样化为泡影了?我怎么有脸再回到我们那个村子里去?既然当兵不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!想到这里就越哭越厉害,而这位营长确总是笑眯眯的看着我,过了一段时间他又问我:“怎么样,还有什么意见吗?”我回答说:“我没有意见,但就是不回家,不让我当兵我就死在这里了!”说完后,更悲伤的放声大哭起来,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,这位营长说:“我写封信,你下午拿着去找乔营长,让他发你点粮票,拿着回家吧。”这时已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把眼泪擦了擦和往常一样去打饭,吃完饭,张营长就给我写了信让我去营部长乔营长。我心想,你让我走我也没办法,但我到了营部我就赖着不走了。我拿着信,无精打采的去了营部,把张营长的信交给了乔营长,乔营长看完信笑了笑说:“你回通讯班吧”,我什么话也没说就回了通讯班,大家见我回来还是那样热情地和我打招呼,我勉强应付一下,坐在那里想心事,约半个小时左右乔营长叫我,我认为恐怕又要让我回家了,不管怎样说我就是不回家,坚决不走!可是到了乔营长那里,乔营长根本没提让我回家,不但没让我回家还拿出一把小手枪给了我,并且说让我爱护武器,弄点油擦擦,我一看乔营长给我抢,我就知道不会让我回家了,而是部队接收我了。我高兴的接过枪就往外跑,跑回了通讯班。这才明白原来张营长是在开我的玩笑,故意逗我呢。后来才听别人说,张营长最爱开玩笑了,这种玩笑对好几个人都用过了!原来张营长是用这种办法来考验一个人要想当兵的决心。后来才知道张营长去医院疗养去了,所以他才让我回营部找乔营长。从此,我就如同一只自由飞翔的小鸟,在司令部与连队之间来回飞翔,传送上级的指示,带回来下级的报告,这才是我要追求的目标,我的理想,我的生活!两个月后给母亲写了一封信,告诉她我已正式参加了八路军,母亲回信也没有再让我回家,而是让我在部队好好干,因为她已经没有能力再把我拉回去了。

紫雾整理

2009.7.30

 
    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3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