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活的美,来源于对生活的热爱,友情的纯真,来源于对朋友真诚的相待。敞开心扉,知己就不再难找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的回忆录(17)  

2009-08-09 15:49:09|  分类: 父亲的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
 

 父亲的回忆录(17)

我们这一场小小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,所有部队都回到这个村上,将俘虏押在一个场院里,部队开始找住房做饭吃,这时有一部分老百姓又哭又叫的跑到我们押解俘虏的地方,要与这些还乡团拼命。敌人既然成了俘虏是不能让群众接近的,我们的战士挡住了这些群众,对他们进行宽待俘虏政策的宣传。有一个大姑娘二十岁左右,简直就像发疯了一样,不要命的往前闯,问了情况才知道,姑娘一家都被还乡团给杀了,就只剩下她一人了。姑娘声泪俱下的诉说了一家人的遭遇,以至于我们这些战士都跟着留下了眼泪。就在这难解难分的情况下,政治部来了几位政工人员将这些群众领到一所住处,让他们一方面诉说自己的遭遇,一方面揭发敌人的罪行,以便问明情况将这些俘虏分别交地方政府处理。事后才了解这村子几天前被还乡团才杀了四十多名群众,地主的儿子是还乡团队长,老地主要报仇杀党、团员积极分子,因为这些人随部队撤退都还没有回来,结果被杀的四十多名群众都是土改中间分子。这些人认为没有参加土改,敌人来了不会对他们怎么样。谁知这老地主,丧心病狂,凡是参加对他斗争会议的人,都视为是不共戴天的敌人,他儿子还乡团头子拉了铡刀在大街上行凶,老地主在傍边监督,还嫌他儿子杀得少,说什么:“你是我儿子,再多杀几个”。就这样又有十多个群众死在了这穷凶极恶老地主的铡刀下。多么残忍的场面啊,听了这些敌人的罪行,怎能不使人怒发冲冠,我真想用我的二十响,对着这些两条腿的野兽打上一梭子,解解人民心中的愤恨,可是革命记录,党的政策不允许我这么做。

我们在这里到处清扫敌人残兵败将之际,东方发出隆隆的炮声,我军主力部队从东面返回之后将敌人一个旅包围在胶河东岸,经过几天的苦战,全歼敌人这一个旅,这就是有名的“三虎山战斗”。战斗结束几天后,我们经过三虎山地区时,战斗的痕迹仍然可见,尤其敌人的尸体满山遍野,尽管已经是秋高气爽的季节,但仍然到处散发着尸体腐烂的臭味,气味实在难闻,但心情却是畅快的。几个月来被敌人赶着跑窝了一肚子的气,被这腐臭的气体赶的一干二净。

随着我军一系列回马枪式的大小战斗,烟潍路一线敌人占据的城镇据点都先后被拔除,我们又回到了胶潍两河东面,逐步遍布潍县。寒亭是潍县以东的前沿据点,我们的前沿也就是寒亭了,在寒亭处于两军对阵局面,敌人再也不敢出来,我军也没有重大攻势。大部队也越不过寒亭,只有较小的地方武装及武工队等插入到潍县城根,有时进入寒亭街或潍城根活动。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年底寒冬时,我们的较大部队也插入到寒亭以西,从寒亭到县城之间也基本被我们解放了,寒亭成了我军的固定根据地了。

战争的形势,曾一度是我们被敌人赶着跑,但这时敌人反而已经成了瓮中之鳖,我们成了整个城镇内外,广阔领域的主人!

紫雾整理

2009.8.9

 
    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