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活的美,来源于对生活的热爱,友情的纯真,来源于对朋友真诚的相待。敞开心扉,知己就不再难找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的回忆录(26)  

2009-09-01 19:07:19|  分类: 父亲的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
 

 父亲的回忆录(26)

排长负伤了

 就在佯攻的两天之后的一个上午,营部通讯员来叫我说:“营长请你快到营部”。我赶紧到了营部的一个墙外有防炮指挥所近靠着一个房间里,看来丁之仁副营长才回来,他见我来了,一见面就说“老王,你排长负伤了,你赶紧去替他,让他到后方医院”,我说:“他现在在哪里?”营长说:“还在阵地上,我刚从那里回来。”

 我赶紧跑回二班交待了一下应注意的事项后,火速跑到一班阵地,顺着交通沟到了一班大碉堡旁边。排长迎着我过来,我见面就急切地问:“排长,那里负伤了?”排长笑了笑,这一笑露出了门牙上的缺口牙,随即他说:“一颗子弹打到嘴里,把牙打去一块,”我问:“子弹呢?”他说子弹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。我看他脸色不太好看,而且说话似乎也有点困难,子弹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,我就催他快走。但他还是慢条斯文的地又将阵地情况给我交代了一下,并将他负伤地点告诉我,说明敌人不时打枪要注意。然后我又催他快走,并派了一个战士给他拿了背包送走了。我看排长虽然负了伤,行动基本自如,看样子不太重,就是不知道子弹隐藏在什么地方。所以还是有隐患的,必须到医院进行检查,我估计如果没有多大问题,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回来的。但从那走后就音信皆无,究竟到什么地方去治了,是好了还是坏了,是否牺牲了,都不了解,一直到战争结束也在未听到他的音讯。

 我们这个排长在战斗打起来时来的,战斗还没结束就负伤走了,总共我们相处才十几天,我们这个排该没有排长,好像是命中注定似的。我曾因来了排长感觉肩上的担子轻松了许多,现在排长一走我又觉得肩上的担子沉重了。幸好排长负伤走后的第二天,上级命令我们营撤出阵地,兄弟单位接替了我们阵地。

 我们从阵地撤出向东南走了约六七里路一个村庄住下来休整。我这才感觉轻松了一口气,好像多少日子绷紧的弓弦突然松弛下来一样。战士们洗衣服,做针线,干什么的都有,特别是剔虱子成了中心任务。因为本来每人身上原来都有虱子,又加上十几天老在防空洞里滚,衣服也不能换洗,更别说洗澡了,所以每个人身上的虱子都成了堆。战争的间隙战士们有的说有的笑,精神状态有很大变化。战争虽然在十里路外照常打着,枪炮声时而传来,但我们的战士好像在过太平日子一样的那样安逸,每个人都在尽情的享受着战争之余的轻松、愉悦和幸福!

 
    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