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.

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活的美,来源于对生活的热爱,友情的纯真,来源于对朋友真诚的相待。敞开心扉,知己就不再难找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父亲的回忆录(49)(原创)  

2009-10-26 14:36:56|  分类: 父亲的回忆录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
 

 (原创)父亲的回忆录(49)

  我们这些病号自入朝乘上火车以后,就根本没有再服药打针了。能吃能跑,入朝后就开始鼓动着要回自己的部队,不愿意再跟着师部医院跑了。但我们的部队都已经走得很远了,暂时也只好跟着师部向南行进。经过了十几天行军以后,前面接近了敌人,前头部队行军速度减慢,我们才跟了上去。因此我们回部队有了条件。我们从医疗队写了介绍信,分别回自己的部队了。

  当我回到我们营部时,副教导员接待了我,要我在营部留下,暂时不要回部队,因为连队已经进入阵地,正好营部也需要有人帮忙。因此,我就暂时留在了营部,与营部后勤在一起活动,其实营部后勤工作大部分是接待伤病员。

  部队正在调动,前头部队已经接近了敌人,面前的敌人是住在“古土水”的地方,离我们只有十几路远。而我们的位置是在“古土水”以西,我们来到的地方,敌人已经来过了,路上可以看到有坦克压过的痕迹。

  晚上又下起雪来,我们跟随部队冒着雪又前进了,从一条小公路上向东南方向前进。走了几里路部队停下来,前面不知出了什么问题,都停在公路上等待。朝鲜的天气特别冷,又是在夜晚就更冷了,而且还越来越冷,在这冰天雪地里,好多战士没有大衣,就把棉被的一头用背包带绑在身上做成了斗篷来保暖。因为我身上有大衣,不需要用被子当斗篷,何况我的被子里的棉花早就轻了装,只剩下一个被单子,想用也不解决问题了。幸好我有大衣,并不觉得很冷,只是脚上还穿着球鞋,感觉到了冷,也和别人一样在雪地上跺着脚,已经忘记了自己背上还背着棉鞋呢,在我后面的一位同志对我说;“你背着棉鞋,还不敢快穿上,在那里跺什么啊?”一句话提醒了我,我说;“可也是啊,有棉鞋不知道穿,真孟同古里。”(孟同古里朝鲜语就是傻瓜的意思)于是我赶快从背包上取下棉鞋,脱下球鞋换上了棉鞋。因为这是一双新棉鞋,第一次上脚,等穿到脚上一会就不感到脚冷了,也就根本用不着跺脚了。后面那位同志又说了;“这你还要感谢我,要不是我提醒你,你还要挨冻。”也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,总之感觉时间很长,前面才来了命令“部队进入阵地,营部后勤就在附近住下,准备好包扎所。”

  我们随营部向西走,约半里路找了两户老百姓的房子住下来。这里一方面是包扎所,一方面又是伙房,但伙房根本没有粮食。事务长就到附近的住户去找,哪里还找得见老百姓,早都跑光了。事务长只好到老百姓家里自己找吃的东西,找到什么就吃什么,这里的老百姓根本没有什么粮食,就算有一点也在跑的时候都藏起来了。所以找到的只有老百姓家里的土豆,每家都有一个地窖储存土豆,我们打开地窖口拿出土豆来到伙房里面下锅煮熟了。一方面向前方送,一方面我们自己也要吃,这就是我们的主食了。

  第二天前面打响了,一批批的伤员抬下来,在我们这简单的包扎所里一方面给他们进行清理伤口重新包扎,一方面做饭给他们吃,等到伤员们吃饱了就送向了后方。

 到了第三天的晚上,我们二排的排长负伤来到了包扎所,这位排长就是曾经和我一起在机枪旁边照过像的那位姓谷的排长。他见我在这里,感到很高兴,我一方面了解他的伤情,一方面向他了解前面战斗的情况。他尽管伤口疼可还是给我做了详细的介绍。半夜的时候即送这位排长去后方了,从此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。直到1960年左右才听说他在滕县,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也知道了我的下落,还让人捎口信向我问好,但我们一直没有机会再见面。

紫雾整理

2009.10.26

 
    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3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